每栋房子中堂正中的那块壁叫做天子壁,天子壁又叫风水壁、子孙壁,是整栋房子最神圣最庄严的地方。一般这个地方会摆上一面明镜,摆上神台,摆上香炉,摆上列祖列宗及自己父母先人的瓷板画像。

自然,最靠近天子壁的地方,也叫“上屋头”。

上屋头,是请客安席坐席的地方。这个地方唯有最尊贵的客人才会请到上屋头入座。能被请到上屋头入座的,一般都是母舅老表。老话说,天上雷公,地下舅公。唯有舅公才有上屋头坐。除了舅公,也只有母舅老表家里的人最大。

树是有根的,水是有源的。一个人从小到大都要懂得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没有舅家,哪有自己?于是乎,红白好事,舅家成了最尊贵的客人。谁家办红白好事,都把舅家的人往上屋头领。上屋头,坐横凳凳,也就成为了舅家的专利。

好在,他是你的舅,你也是他人的舅,大白好事都有做,人人皆是他舅公。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心理不平衡,他在你家坐了上屋头,你到别人家同样坐上屋头。

在古时候,舅公的权利大,三句不合,敢掀桌子。现在的人,一般没有那么大的气性,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要在以前,谁家母亲过身去了,外甥前去母舅家报丧,先得跪在门前,把母亲过世前后的各种表现陈述清楚。母舅会问,是吃了走的,不是饿着走的?是笑着走的,还是难受走的?一句不合,没有讲好,大则棍棒伺候,小则耳刮子伺候。到了家里,也得细细看过,但凡听说待母亲不好,有虐待现象,那母舅不会善罢甘休,不但不允许匆忙下葬,必须停棺七七四十九天,还得等到母舅家所有的人消了气才行。如今这样的事几乎绝迹,说起来是陈规陋习,但对母舅家的尊重则仍在。谁家老人去世,去报丧,家人都会细细交代:到了母舅家一定要好好说。

“好好说”,三个字体现了对母舅家的尊重与小心。

其实,在遂川人的字典里,从来都是“饭冇乱吃,事冇乱做,席冇乱坐”。席坐错了,坐乱了,也会闹出大笑话来,还会被人冷嘲热讽。不管是安席的,还是请客的,都会被人拿出来说事,都会说一个偌大的家族难道没有能人?哪有席也安错的?

因为从小就受到这样的教育,我走到哪里,不管是否自己请客,都不会主动去坐上屋头。遂川人,没有请客自己坐上屋头的道理。虽然我现在离开了遂川,但在行为方式上,仍然深深打着遂川的烙印。每次请客,我仍按照遂川人的生活习惯,将人请到上屋头去坐,而我则坐在下屋头,陪席的位置上。

下屋头,是相对上屋头而言,上屋头坐着的是尊贵的客人,那么下屋头坐着的自然就是陪客的前席大东。前席大东与上屋头的客人一样,都是通过打躬作揖请到席位上的。前席大东的任务就是把客人陪好,让客人开开心心地吃好喝好。

上屋头、下屋头、横凳凳,这样的名词如今很少从遂川人的嘴巴里吐出来了,但在遂川人的心里,把客人请到上屋头,坐在上席的习惯永远没变,因为唯有这样,才礼顺人情,天经地义。

文/刘述涛

未分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