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中文系成立至今,已经走过百年历程,在此,我表示衷心的祝贺。

  此前,胡可先教授来信说,希望我能代表从这里毕业的老学生说几句祝福的话,我深感荣幸,但一下子不知从何说起。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老杭大古籍所读书。现在老杭大名字已经没有了,我又没有在浙大中文系读过书,我能算是浙大校友吗?可先教授确认说,当然是,我们都是老杭大毕业的学生,自然也是浙大的校友。再说,我们庆贺的是浙大中文学科成立百年,自然包括古籍所的毕业生。可先教授的话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因为我也可以自豪地说,我是这一学科培养出来的学生,我确实情不自禁地要为这个学科的辉煌业绩而喝彩、骄傲和自豪。

  首先,我为浙大中文学科的悠久历史而喝彩。《中华读书报》今年12月9日刊发《浙大中文学科百年学脉的传承与拓展》,前面有一则引言是这样说的:“浙江大学中文系滥觞于1897年成立的求是书院和育英书院的国文课程,发端于1920年的之江大学文理学院国文系和1928年的浙江大学文理学院中文系。1998年前的主体是杭州大学中文系,1998年四校合并后建立新的浙江大学中文系,并由中文系和古籍研究所融合而成中国语言文学系。”言简意赅,揭示了浙大中文学科百年的辉煌历史,足以笑傲江南,跻身全国前茅。

  其次,我为浙大中文学科的杰出教师而骄傲。夏承焘、姜亮夫、蒋礼鸿、徐朔方、吴熊和、王焕镳、胡士莹、任铭善、孙席珍等老一辈学者已为学界所熟知。而据《浙江大学中文系系史》记载,浙大中文学科的优秀教师远不止这些。他们或是直接的授业导师,或是间接的师承关系,更多的是我衷心私淑的前辈。我从他们那里不仅获得了丰富的知识,更获得深刻的人生启迪。我很感念他们。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姜亮夫先生在我们入学典礼上的讲话,他说:第一要准备吃苦,实事求是地治学;第二要团结一致,为共同的目标而学习。我后来在回忆姜亮夫先生的一篇文章中谈到,一个学者在其成长过程中,能遇上好的老师,往往会影响到他的一生。浙大中文学科的老师,一代又一代,通过言传身教,改变了无数学子的命运,引导了他们的学术方向,更成就了他们的人生。

  再次,我为浙大中文学科的学术传承而自豪。浙江大学中文学科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经过几代学者的努力,浙江大学中文系科在国内外享受盛誉。进入新时期以来,浙江大学中文学科秉承优良传统,注重人才培养,强化学科优势,推出特色成果,整体上呈现出蓬勃向上的态势。正如《浙大中文学科百年学脉的传承与拓展》一文所说,“浙江大学中文学科语言、文学与文献并驾齐驱,形成以文献史料为基础,将文学与语言、传统与现代、文献与文物、文学与影像、编纂与研究融为一体的研究格局,古今汇通,中西兼融,是人文社会科学学科中既有悠久的历史底蕴又有强烈现代气息的学科。”浙大中文学科的特色,概括得非常准确,我完全赞同。

  作为一名老学生,我在兴奋之余,衷心祝福我们的中文学科越办越好,越办越强,涌现出更多的杰出学者,培养出更多的青年才俊,华枝春满,踵事增华。

  谢谢大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刘跃进

2020年12月17日

  校友介绍

  刘跃进,吉林白城人。1958年生,1984年至1986年考入杭州大学古籍研究所,师从姜亮夫先生、郭在贻先生研习古典文献学,获文学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所长,《文学遗产》主编。

未分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